乡村教师为救学生跌入山崖身亡

2010-03-15 11:37:27  

  新华网成都1月14日电 题:用生命书写大爱——追记舍身救学生的四川南江县乡村教师雷国忠

  杨迪、谢尚尧

  隆冬的大巴山村,洁白的霜薄薄地覆盖着大地。10日清晨,四川省南江县赶场镇白梁村的一个农家院子里围满了人。他们手上拿着小白花,脸上挂着泪水,低着头嘴中念着“雷老师”。

  1月5日,58岁的白梁村小学教师雷国忠在护送学生上学的途中,为了救护一名幼儿班学生,踩翻了路边的悬石,跌入山崖,被飞滚而下的巨石砸中身体,不幸逝世。

  这位在乡村小学讲台默默耕耘37年的老教师,用宝贵生命写下了自己对学生的爱,写下了自己对人民教师职业的庄严承诺。

  他伸手拉住了学生,自己却滚下了悬崖

  5日早晨8点多,雷国忠像往常一样,送学生们到学校上课。这条曲折的村道蜿蜒在山脊上,很不好走,但却是从村里去学校的必经之路。

  走到檬子树梁,雷国忠看到危崖重重,被车辆轧过的路面坑坑洼洼,路边砌石有些已经松动。“路边危险,靠路中间走!”他像平日一样,提醒孩子们注意安全。

  但意想不到的事还是发生了。4岁半的幼儿班学生龙永飞蹦蹦跳跳,一不留神踏上了路边松动的砌石,石头向外滑落……

  “危险!”雷国忠一个箭步跨过去,使劲把龙永飞往回拽。小永飞被拉了回来,但雷国忠却失去重心,一脚踩在松动的石头上,一个趔趄,随同石头跌下了悬崖。

  一群小朋友被吓坏了,哭喊声惊动了周围的乡亲们。几位村民赶到后,连忙走下山崖去寻找雷老师。

  “雷老师仰面躺在乱石堆里,满身是血,双腿还被一块100多斤的巨石压着。”村民余祖海和其他几位乡亲见状,赶紧去搬开石头,用蓑衣当担架,抬着重伤的雷老师向镇医院狂奔。但才走出不到1公里,雷国忠因伤势过重,停止了呼吸。

  已经闻讯聚集而来的村民们,呼喊着“雷老师”,握着他逐渐失去温度的手,哭成一片……

  他把一批批孩子送出了大山,自己却累驼了背熬白了头

  1973年就参加工作的雷国忠,从只有初中文化的代课老师,成为获得全县表彰的优秀教师。但这37年里,他从来没有离开过乡村小学的讲台。

  位于大巴山腹地的南江县,是革命老区也是边远山区。1973年,只有21岁的雷国忠第一次走上白梁村小学的讲台。当他看到那一双双渴望知识的眼睛时,他深知那是全体村民的信任。“不能误人子弟,一定要教好书来报答父老乡亲。”雷国忠暗下决心。

  为了弥补自身不足,雷国忠常常赶几十里山路,到镇中心校去向优秀教师请教;为了加强文化学习,他一边上课,一边利用业余时间参加函授学习。他勤学好问、认真钻研业务的精神受到了学区好评,并取得了中师学历,后来又被主管部门聘为公办教师,被评为小学高级教师。

  在赶场镇中心校副校长周锡忠的印象中,雷老师从来没抱怨过苦和累,从没主动要求过调往条件好点的学校。虽然已经成为全镇农村小学教师骨干,但雷国忠一直舍不得离开白梁村小学。

  白梁村位置偏,条件差,没有老师愿意到这儿来,即使有老师来了,常常三五个月后就想办法调走。很多时候,雷国忠都是一个人带两个年级,负担很重。2000年,学区为了照顾他,把他调到条件较好的井坝村小学任教。可不到两年,在乡亲们的强烈要求下,他又回到了白梁村小学。37年任教时间,让这个硬朗的汉子头发过早地花白了,背也过早地驼了。

  37年里,雷国忠多次受到上级部门的表彰。2005年他被赶场镇党委、镇政府表彰为“优秀班主任”;2009年被南江县委、县政府授予“优秀教师”光荣称号。他所教过的学生中,已有100多人考上了大学生、研究生。

  他将心血都倾注于学生,自己却来不及盖一间新房

  雷国忠只有一双皮鞋,但他只在一些正式场合才会穿。更多的时候,学生们和乡亲们总是看他穿着一双黄胶鞋,在山路上来回奔波。

  乡亲们说,凡是和他住家在一个方向的学生,雷老师每天都要主动接送。下雨时,他就一手拉着大同学,一手抱着小同学,像带自己的孩子一样,深一脚、浅一脚地走在泥泞的路上,一年下来不知要穿烂几双胶鞋。

  汶川大地震发生后,南江也成为重灾区。当时白梁村小学新建校舍还没完工,租借了两间土木结构的村活动室当教室。地震那天,雷国忠正在给学生上课。“房屋突然晃起来,雷老师立即叫大家往门外跑,房上的瓦片直往下掉,一名同学动作有点慢,雷老师快步冲上去,保护他离开。”学生吴多思还记得,那天雷老师的脸上被瓦片划了,留下一道血口子。

  等地震平息后,雷国忠又开始惦记着未竣工的校舍。即使有时他到中心校开会,晚上也要打着电筒、走几十里山路赶回来。有时他白天把工地的事情忙完了,晚上还要去学生家中做辅导,让孩子们不因地震欠下学业。

  2009年秋天,新校舍建好了,那是一幢两层的小楼,外墙还贴上了瓷砖,比过去的瓦房强多了。雷国忠终于了却了一桩心愿。但他的另一桩心愿,最终还是没能来得及去实现。

  雷国忠一家至今还住在上世纪80年代修的6间破瓦房里,土墙到处是两三指宽的裂缝,墙体严重倾斜,屋内的泥土地面凹凸不平;屋内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,一张木架床连蚊帐也没有。邻居吴远俊说,雷老师家里一直看的是黑白电视,一套旧木沙发还是别人送的。

  雷国忠转为公办教师已有10年,但他的生活依然拮据。母亲年老体弱,妻子也患有严重的冠心病,两个儿子都先后考上了大学。生活重担全压在他一人身上。

  吴远俊指着屋内两件还没开封的家电对记者说:“最近他听说大儿子谈了女朋友,准备带回家给父母看看,他才从镇上一个经销家电的朋友那儿赊来了这台冰箱和彩电。”

  雷老师的妻子张天秀还记得,自己过去常常抱怨:“你看人家种田的都修了平顶房,你这个拿国家工资的还住的是土墙房,这样下去怎么得了!”

  “他每次都是面带憨笑回答我:‘不着急,等小儿子大学毕业,家里不那么紧张了,我就来改造房子。’”张天秀一想到陪伴了近30年的丈夫突然离开,憔悴的双眼中就泛出泪水。

  张天秀再也看不到,那个在微弱灯光下埋头批改作业的背影;乡亲们再也看不到,那双风里来雨里去的黄胶鞋;孩子们再也牵不到,那双被粉笔磨得满是老茧的大手。

  但这片红色土地上,又多了一座不朽的大山。

标签:
免责声明:本文章和图片均来至于网络和网络上传,如有侵权,请及时联系cs@youshang.com给与删除

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5040号

金蝶精斗云

管账,管货、管声音!小微企业一站式云服务平台

面向各种需求的精斗云应用

电话咨询:400-830-0755